霸王別姬

霸王别姬, 霸王別姬, Farewell to My Concubine

電影長片 首映於 1993-01-01

國語片,片長 117 分鐘。

小豆子的母親身為窯姐,無力撫養孩子的她,只好狠心將小豆子送到梨園謀生。古時戲班訓練手段嚴苛殘忍,身世不乾淨的小豆子既要忍受師傅好心卻暴力的訓練,又遭同伴孤立,還好有大師兄小石頭幫扶,才一天天挺了過來。在保護與被保護中,二人的關係超越朋友,超越兄弟。

天生斯文秀氣的小豆子被選作旦角,卻分不清假戲與真實生活,不願在戲中「承認」自己是女兒身,幾次遭師傅毒打。終於,在另一名戲童的引誘下,小豆子出逃,而一心疼愛他的小石頭也不忍見他受罪,所以冒死相助。成功逃脫的小豆子偶遇京戲名角,聽了一齣《霸王別姬》,意識到只有苦練才能成就藝術的他返回戲班。

戲班裡,小石頭正因放走小豆子二人的事挨打,為保護師哥,小豆子決然擔下責任,而師哥不忍看小豆子挨打竟與師傅打鬥。混亂中,與小豆子一同逃走的戲童因懼怕刑罰而自盡。最終,經歷生死之劫的小豆子明白了師傅的苦心教誨:「人,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。要想人前顯貴,必得人後受罪!」

可是,他仍分不清假戲與真實生活,總固執地念錯戲文,在連他最愛的師哥都狠狠罰斥他要他「承認」自己是女兒身後,他在潛意識裡徹底相信自己就是女兒身。那個時候的戲子是下三濫,小豆子在一次演出後被晚清的宦官凌辱,悲痛中,偶遇棄嬰,感到同病相憐的小豆子執意將他帶回戲班,卻不知這個孩子終成禍患。

春去秋來,幾年後,小豆子與師哥合演的《霸王別姬》名震京師。小豆子藝名程蝶衣,對師哥的感情正如虞姬──從一而終,而藝名段小樓的師哥只把蝶衣當弟弟,不僅不懂他的曖昧,更在衝動下答應要娶同樣命運多舛的風塵女子菊仙。蝶衣隨即和菊仙爭風吃醋。在意識到大大咧咧的師哥對他們倆的過去非常淡漠後,蝶衣欲與段小樓決裂,卻又在段小樓惹了侵略中國的日本兵而被關押後,為救他而委身給日本人唱戲,反遭段小樓誤會。

菊仙違背了與蝶衣的約定,而蝶衣則在絕望中投向此時身邊唯一欣賞他的袁四爺,任自己沉淪。二人鬥氣,被師傅教訓要他們和好。後來師傅猝死,蝶衣和段小樓兩人又重新收養了蝶衣多年前帶回來戲班的棄嬰,勉強和好。

抗戰結束後,兩人被迫給一群無紀律無教養的國民黨士兵表演,因蝶衣遭士兵調戲,段小樓與士兵衝突,混亂中菊仙流產。段小樓傾力營救蝶衣,低聲下氣去求袁四爺,要蝶衣說謊苟且求釋,蝶衣始終不屈,卻因其技藝被國民黨高官營救。

1949年後,兩人的絕藝並沒有受到重視,誤嘗鴉片的程蝶衣嗓音日差,在一次表演中破嗓,決心戒毒。歷經毒癮折磨後在段小樓夫妻的共同幫助下終於重新振作,卻被當年好心收養的孩子小四陷害。小四逼著要取代他虞姬的位置與段小樓演出,段小樓不顧後果罷演,蝶衣為了大局勸他演,卻過不了自己這一關,從此與段小樓斷交。

文革時,段小樓被小四陷害,被逼誣陷蝶衣,段小樓不肯,被拉去遊街。此時蝶衣卻突然出現,一身虞姬裝扮,甘願同段小樓一起受辱,段小樓見蝶衣已經自投陷阱,希望能保護菊仙而在無奈中誣陷蝶衣,甚至說他與人雞姦,蝶衣聽後痛不欲生以為段小樓只在乎菊仙,對愛情與藝術都感到絕望,便將所有的憤懣發洩在菊仙身上,抖出菊仙曾為娼妓,段小樓因此被逼與菊仙劃清界線,菊仙絕望中上吊自殺。而小四也未能逃過被批鬥的命運。

歷盡滄桑的程蝶衣和段小樓在十一年後再演《霸王別姬》,蝶衣情感依舊,卻驀地被段小樓提醒:自己原來終究是男兒。是的,自己是男兒,對段小樓的愛情都不過是一場美好而痛心的奢夢,終於夢醒,卻將身心都已傾獻。不願夢醒的蝶衣寧願像虞姬一樣,永遠倒在血染的愛情裡──從一而終,他用自己送給段小樓的寶劍自刎了。

(資料來源:維基百科)

電影金句

得獎記錄

得獎

1993 坎城影展 46 屆 金棕櫚獎 陳凱歌

入圍

1994 奧斯卡金像獎 66 屆 最佳外語片 陳凱歌

錯誤回報
內容說明
錯誤等級
建立日期錯誤敘述回應日期回應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