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棉的印記

木棉的印记

電視連續劇 首映於 2008-01-01

近十年來,台灣職災人數將近34萬,平均每天約90人遭受職業傷害,每一個數字背後,都代表著一個勞工的傷痛和一個家庭的不幸。

職災者,多半正值中壯年,他們大多是家庭的經濟支柱,卻在一夕之間失去工作能力,除自身的身心創痛外,還要忍受外界異樣眼光,甚至與資方長期的訴訟對抗。而工殤家庭在此刻也面臨瓦解的危機,許多工殤者不堪身心的折磨和經濟的壓力從此一蹶不振,在失去工作能力的同時,也失去了自我的尊嚴和價值,成為別人眼中「沒有用」或「不好用」的勞動力,而其子女,也常因經濟因素而放棄繼續升學的機會。

當然也有不少工殤朋友在困頓人生的苦難中,展現出強韌的生命力,在別人都只看到他們「少了什麼」的同時,他們卻多了一股生存意志所激發的「力量」。這力量或許是一個失去雙手的人,學著如何吃一碗飯;一個失去雙腳的人,如何重新用義肢學走路;一個遭受電擊的人,如何面對鏡中所看見的殘缺,直到他們能夠自理生活,有勇氣走出家門,迎向更現實的殘酷考驗:找一份工作……

劇中的武雄一家人,原本是個藍領雙薪家庭,生活大致還過得去,夫妻倆在省吃儉下,全心栽培具武術天份的兒子阿中,期待他在未來可以實現武雄從前無法完成的夢。無奈好景不長,武雄在一次工地意外中遭電擊截肢,失去工作能力後一家生活頓時陷入困境,著義肢的武雄求職屢屢受挫,這結果令他無法接受,導致終日與酒為伍借酒澆愁。

妻子阿鳳一心想協助他走出陰霾,最終因無法忍受他易怒善變、憤世嫉俗的個性而離家。還在念國小的阿中在全國武術競賽上一直有很好的成績,因不忍父親負擔昂貴的習武費用,萌生放棄念頭。此刻生命的意義對武雄而言,如同飲盡的空酒瓶隨地丟棄。

在某個醉酒的夜晚,武雄決定對自己無奈、不平的一生作個了結,卻被擔心返家的阿鳳意外發現,就在醫院醒來的一刻,武雄發現自己原有的苦難不但沒終了,竟還得再面對另一個難以接受的真相……

得獎記錄

得獎

2008 電視金鐘獎 43 屆 迷你劇集男主角獎 吳朋奉

入圍

2008 電視金鐘獎 43 屆 迷你劇集獎 電視紀製作有限公司

電影金句

錯誤回報
內容說明
錯誤等級
建立日期錯誤敘述回應日期回應內容